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凭什么?(1 / 2)

作品:《踏星

那些人本就无敌星空,能达到绝顶层次,心高气傲,以永生为目标,一旦再悟法,等于拿起了下一件武器,非早期领悟的序列规则可比。

萤梅的悟法,便是--字成一界。

以血塔防御,不断书写文字,要将陆隐放逐沉沦,这才是她身为渡苦厄大圆满,春秋简大观的实力。

“她书写的文字越多,字成一界就越广阔,快击溃,否则没机会了。”苍老的声音传来,来自落家老者。

陆隐望着血塔内,萤梅与他对视的目光,平静到渗人。

她对自己的悟法很自信吧,渡苦厄大圆满强者拿起的下一件武器,必然也修炼到了神化序列层次,这一招是她真正的底牌。

一旦悟法,代表永无成就神之御的机会,怪不得这个女人那么在乎谦书,谦书,是唯一一个可触碰神之御的人了,但谦书也背靠春秋简,包括落狞也是,这些势力是打算通过什么方式让他们登上下御之神位置?

万事万物,有规矩,就可以破,换种说法,规矩的出现,其实就是让人破的。

陆隐抬脚,一步步走向血塔。

萤梅站在血塔内,不断书写文字,脸色越来越苍白。

陆隐接近,她不在乎,血塔足以防御,字成一界的同时也会因为自身血液提升灵魄的强度,这是外人都不知道的,否则她如何安心书写文字?

快了,文字越来越多,她要书写过千,超越以往任何一次,才有把握放逐此人。

快了,快了。

陆隐缓缓走到血塔前,周边,所有春秋简弟子都不敢接近,望着这一幕,忐忑不安。

萤梅还在不断书写,那一个个血色文字漂浮,无比渗人。

陆隐与她相隔血塔对视:“你现在是本体还是灵种?”

萤梅吐血,不断书写文字。

陆隐摇头:“看来没空回答,那就这样吧。”说完,背后,意识开九天,九天之变。

呼啸而出的狂暴意识改变星穹,蔓延在整个陵原,并再度蔓延出去,让所有看到的人骇然失色。

遥远之外,万象谷内,万楼抬头,脸色大变,谁?居然有那般恐怖的意识?

四临域,戮思湛等人震撼望着,如此意识,古今未有。

如果视线可以囊括整个九霄宇宙宙天地,就能发现意识宛如深沉的黑暗,逐渐覆盖东域,形成改天换地之势,裂变苍穹。

陆隐的意识足以替代意识宇宙星穹,在这一刻,于九霄宇宙彻底释放。

萤梅瞳孔陡缩,陆隐的意识之威超出了她的想象,必然超越意识宇宙十三天象,此人意识怎么那么强大?

春秋简承载不住,不断坠落。

意识开九天,九天之变,心脏处星空释放,无限力量流转,体表干枯,物极必反,掌之境战气,封天序列粒子皆释放,无数人视线被灼烧,陆隐所站方位,虚空都难以承载,常人根本看不见,只看到不断扭曲的虚空发出雷霆般的撕裂声。

春秋简下方,莫先生他们艰难撑着春秋简,抬头望着,陆隐宛如一座山,压在他们头顶,撑不住了。

春秋简猛地坠落大地,发出巨响,将陵原震碎。

参加书天下盛会的人皆被波及,倒霉的直接被压入地底,生死难料。

萤梅咳血,震荡的力量让她心神几乎崩溃,此人的力量绝对触碰到永生境了,否则怎么可能那么大?九天之变,意识,力量,每一项都恐怖无边,此人到底怎么修炼的?

忽然的,她脸色煞白,眼看着陆隐抬脚,一脚踹出。

乓的一声,血塔破碎,萤梅身体连同破碎的血塔被陆隐一脚踹飞,穿透春秋简山脉,狠狠砸入大地,看不到底。

四周寂静无声。

龙吟呆滞了。

落家那个老者同样呆滞了。

凡了解萤梅的,在这一刻无不惊呆,萤梅,以血染红血塔的防御,以悟法拿起的字成一界武器,在陆隐一脚之下,完全破碎,甚至没有能力出手。

差距是不是,太大了?

戮思雨咽了咽口水,看着陆隐背影,她明白戮飞沉他们遭遇什么了,腿打瘸真的已经手下留情。

明小珑呆呆看着陆隐背影,想起阿左曾提醒的,拦不住,果真,拦不住,整个万象谷都不可能拦得住这一脚吧。

青云神色平静,然而在平静的目光下同样泛起波澜,她见识远超旁人,但陆隐这一脚依旧让她被震动到了,这是超越渡苦厄层次的力量,绝对是。

只要没达到永生境,就不可能挡得住陆隐这一脚,这是青云看到的结果。

不过这一脚还不够,至少,踢不死御桑天,也踢不死萤梅。

陆隐背着双手,换做御桑天,以心若磐石斗转星移,同样能做到这股力量,这只是常规力量。